老茄子

阴阳师[酒茨]

[酒茨]花吐症
作者发神经的产物
文笔差,请清喷,emmmmm

“挚友挚友,快看吾找到了什么!”小小的茨木童子从远方跑着过来,掺杂着酒吞送给他的脚铃声,酒吞一脸不耐烦的看过去:“小鬼,不要烦我。”
越是这样子疯狂吞吹的茨木越是崇拜酒吞:“一定是吾不够强大,不配站在挚友身边,吾一定会努力成为可以站在挚友身边的妖怪。”

过了不知道多少年,茨木童子已经成为大江山之中可以与鬼王酒吞童子并驾齐驱的存在,可是,现在的酒吞童子又哪有鬼王的样子,为了鬼女红叶,离开大江山,每天借酒消愁,可是那鬼女喜欢的是阴阳师安倍晴明,而茨木一直在寻找着酒吞,他要带酒吞回大江山。

“挚友,跟吾回去吧,那鬼女已经心甘情愿的做了安倍晴明的式神,你在这样子颓废下去大江山怎么办啊。”酒吞看着眼前这个烦人的家伙嘴里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突然间,酒吞童子眼前一片黑暗,他晕了过去。“对不起了挚友,为了你好。”说完把酒吞童子背在背上便回了大江山。

酒吞童子醒过来时,是熟悉的房间,这里是大江山,他并没有怪茨木吧他带回来,他又恢复成以前还没有见红叶时的样子,整天处理大江山事物,累时到后山看看那万年不败的樱花。一切和以前都没有什么变化,只不过,唯一变了的是茨木不见了,似是要躲着酒吞童子,。酒吞也不问茨木去哪里了,只当茨木因上次不故他的意愿带他回来而不敢见我。在一旁的星熊童子欲言又止,终是没有把事情真相说出来。

“咳咳,咳,咳咳”咳出来的是粉白粉白的花瓣,茨木这几天一直躲在姑获鸟这里,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,姑获鸟看着这个傻孩子,心里非常的难过:“茨木,去找酒吞说出一切吧,我不忍心看你这样子,你会死的。”茨木又咳出了几片花瓣:“这样的我,咳咳,怎么能站在,咳,挚友身边,拖这副病怏怏的身体,能干什么?咳咳,我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了,咳,咳咳。”姑获鸟终于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,她决定了,她要上大江山找酒吞!

“鬼王大人,姑获鸟在外面,说要见你。”星熊童子在旁边战战兢兢报告,没有了茨木的酒吞越来越爆燥。酒吞童子不悦的说:“不见!”星熊童子又继续说:“是关于茨木童子的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已不见酒吞童子的身影,星熊童子叹了口气:该来的总会来。

姑获鸟在大江山外面站着,看见酒吞童子飞奔着过来,掐住姑获鸟的脖子就问:“茨木他在哪里,”
姑获鸟看着现在的酒吞,不屑的说:“现在才知道茨木的安危吗?鬼王大人,茨木他要死了。”姑获鸟的话让酒吞僵在了哪里,姑获鸟把酒吞的手打开:“想见他最后一面就跟我来。”说完姑获鸟就向出茨木的方向走去,酒吞立刻跟上来。酒吞在心里想着,茨木他不可能死,一定是这样的。

到了姑获鸟家门口,酒吞立刻冲了进去,因为他感受到了茨木的妖力,在进去的一霎那,酒吞不敢相信眼前的景相,他的鬼将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一直在咳,嘴里咳出的不是血,而是粉白的花瓣,身边也有一堆这样子的花瓣,他展过去,看着茨木苍白的脸,轻唤了一声:“茨木……”茨木早已经感受到了酒吞的妖力,可是他已经没有精力逃走,只能坦然接受酒吞的注视。一旁的姑获鸟心疼的看着茨木对酒吞说:“早在你迷恋上红叶的时候,茨木就已经像这样子了,现在只不过是病情加重了而已。”酒吞把茨木轻轻的抱起来,茨木又咳出了一些花瓣:“挚友,咳,我已经没有时间了,让我走吧,我累了……”酒吞发疯的抱紧茨木:“不,我不允许你走,给我好好活着!”在看见那桔梗花瓣时酒吞就明白了,他真是愚蠢,可是现在怀抱里的茨木早已经失去了呼吸,酒吞突然咳起来,咳出来的竟然是花瓣,是茨木最喜欢的花,向日葵,咳咳咳,酒吞笑了一下,他早在这几个月中知道了自己真心喜欢的人,不是红叶而是茨木啊,他最爱的人已经走了,他又要怎么活下来,酒吞抱着茨木的身体轻轻的说:“茨木等着我,我们在地狱见,希望阎魔不会给你喝孟婆汤,咳。”

姑获鸟看着这对恋人心里:希望下一世你们会好好的在一起。
ore